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心灵的雕塑与生命旅程的跋涉

心灵的雕塑与生命旅程的跋涉
  读靖一民散文集《说给风听》感怀

  许多年前,我在临沂银雀山下与靖一民先生短暂相晤,内心被他炽热的关爱之情感动着。分手之际,他将散文集《歌与人生》赠与我,此后案头便多了一部沂蒙作家的文集,心头也多了一缕刻骨铭心的感佩。

  如今,又读到了靖一民先生的新着《说给风听》(电子版),感觉这是一本值得珍藏的厚重之作,是他在生命旅途中艰难跋涉之后沉甸甸的收获!

  一位高明的作家,首先是一个心灵的雕塑者。在看似虚无的心灵世界,作家以他的智慧与才情,将生命的光与影、灵与感、情与火、形与神、力与美,以及文字的辞与采、气与骨、意与境、感与理叠印交融,汇聚于笔端,然后加以取舍、加以提炼、加以扬弃、加以渲染、加以创新,笔落惊天地,文成泣鬼神。在《说给风听》中,作家以神来之笔,为我们创造了四尊恢宏的雕塑:人生雕塑,名家雕塑,生命雕塑,理性雕塑。

  散文陶冶于人的是美,震撼于人的是力,感染于人的是情。靖一民在他的人生雕塑里,将人间第一情(亲情,爱情,友情)演绎的曲曲折折,渲染的轰轰烈烈,表现的荡气回肠(如收入《说给风听》一书中的《爱是微微泛起的心疼》、《悲情母亲》、《聚散,是一朵花开的时间》等篇)。作家借鉴小说的笔法,善设悬念,妙辟别径,精心营造,以达到曲径通幽、峰回路转、柳暗花明的艺术效果和高雅境界,使读者在阅读这些篇章时,不知不觉就会被这些温润的文字感染,或哭或笑,都还想读下一篇。

  《说给风听》写人生、人情、人性十分到位,人世间的相遇奇缘、生离死别、曲折命运,皆集聚于作家的笔下。《姐在云南》中,欣姐与我的相逢奇缘,一波三折,起伏跌宕;《桂花飘香》中嫂子的形象十分丰满,命运让嫂子承受苦难,也让嫂子呈现一种可贵的品格、高尚的精神,感人肺腑、催人泪下,其情其景,绕梁三日,挥之不去。正因是一篇难得的佳作,台湾的《中华日报》才以近乎整版的篇幅予以全文转载,后又被中央电视台改编成电视散文向全国播放;《悠悠漓江水》中,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与望夫石的神话传说交织在一起,一咏三叹:夫妻离异之后,又破镜重圆,谁知命运多舛,丈夫竟意外殉命。妻子怀抱骨灰撒向悠悠漓江水,生死恋情,永无休止;《梅河口一夜》里,一位名叫江冰冰的模特儿本赶上星光袭人的际遇,她却因心灵的倾斜,堕入风尘,向世俗抛撒绣球,也抛撒了自己的灵魂靖一民先生不愧为一名优秀的心灵雕塑师,将人情百味、千姿万象,刻画得入木三分。

  当我们流连于作家在人生雕塑里所营造出的纷繁世界时,不得不惊叹于他悉心建构的名家雕塑群。作家之所以让世人敬仰,除了因为他们的作品能够影响无数读者的人生之外,还因为他们崇高的精神追求也在感染着我们。在靖一民先生的眼里,名家的精神品位同艺术品位是同等重要的。艾青、顾工、王鼎钧、王火、苗得雨、张扬,这些饮誉文坛的作家,星光闪耀,光彩照人,大都与靖一民先生有着较深的交往,而靖一民先生之所以撰文记叙与他们的情谊,则是因了被他们的人格力量深深感染。这些名家在同靖一民先生交往的时候,以心结心,以情动人,以诚相待,共同在文学之路上携手前行,自然会留下许多珍贵的回忆。靖一民先生将这些真实的感受、深厚的友谊和诚挚的情感呈现于读者面前,读之让人赞叹,更教会了我们如何做人!

  大凡文化人都有同感,在描写自然山水中加上人文的色彩,更能增加作品的含金量。靖一民先生在他的山水漫游中,独有所思,独有所悟,走过大江南北,我才幡然醒悟,人生就是一次漫长的旅行。作家把自然之旅,当作人生之旅、生命之旅。自然之旅是心灵自由放逐,故显得轻松洒脱;生命之旅往往是沉重的,它既来自历史的重轭,又来自文化本身的承荷。因此,在他的山水情怀的作品中,显露出两种不同的情思:在《黎寨情思》、《南湾拾趣》、《海畔椰林一片青》中,作者的灵魂在自然山水的舒卷中表露出轻松愉快,笔下凸显出一番胜境;而在《遥远的哭声》、《孟姜女庙掠影》、《拜谒杨靖宇殉国地》这些篇什中,沉重的思辨、血泪的哭诉、不屈的精神,更是穿越历史的隧道,震撼着人们的心灵。

  特别值得称道的是文集中的第一辑灯影深处品古今,这辑中的《王的悲剧》、《落花流水长安城》、《红女之美》等篇,都写得笔意纵横,大气磅礴,透露出靖一民先生对历史与传统文化的深刻反思,读之令人荡气回肠,在被震撼之余,会以全新的视角回望历史事件,重新评价历史人物,认真反思影响深远的传统文化。读这样的散文,不仅是审美的享受,而且亦会使我们成为智者,学会用思辨的头脑去认识历史与历史人物。

  了解靖一民先生的人都知道,他是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的会员,先后在《人民日报(海外版)》、《文艺报》、《中国艺术报》等报刊上发表了大量的文艺评论,并结集出版了文艺评论集《夜雨秋灯》。在《说给风听》中的最后一辑,我们也读到了他的评论文章。这些作品既有对名家名著的论与述,又有对文学新人之作的评与序。评论家与作者的心灵应该是同步的,他既需要触摸作者的脉搏,倾听作者的心跳,又需要非凡的艺术魅力,形成评论家独特的艺术视角与鲜明的美学思想,从而达到作品形而上的超越。尽管本书中收入的这类文章,并不是靖一民先生最有份量的作品,但我们仍然能看出他的评论作品闪耀着灵光,散发着灵气,流淌着真情,在感性与理性的双重空间,挥洒才情,自由披落,能给夜行者以光明,给跋涉者以导向,给寒冷者以温暖,给疲惫者以安逸,引人走向更高更美的艺术境界!

  靖一民先生已出版了十多部文学作品集,曾作为正式代表,参加了全国第七次文代会,并被山东省文联授予德艺双馨中青年文艺家称号,在山东文艺界享有盛名。但他十分谦逊。他对待文学后辈帮援扶掖,甘为伯乐,乐做向导。这使我想起《唐诗纪事》中杨敬之与项斯的故事,杨敬之不但热心扶持青年诗人项斯,还赠诗一首,向世人推荐这位很有才华的新人:

  几度见诗诗总好,及观标格过于诗。

  平生不解藏人善,到处逢人说项斯。

  这也许是靖一民先生人格、文品的真实写照!#p#分页标题#e#

  作者:雁阵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菜鸟文学网 » 心灵的雕塑与生命旅程的跋涉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